譬喻貼切、妙文也!你說呢 ??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前略
 

現在,問題來了!涉嫌協助扁家洗錢的一干人等,除了吳淑珍嚷著要「砍死他」的蔡銘哲,黑吃黑了七千萬元以外,其他涉案者好像都沒撈著太大「好處」。檢方已經認定陳鎮慧是一毛錢沒A的「乾淨苦力」,邱義仁的五十萬保釋金還是律師籌出來的。更甭提奉後旨辦事的葉盛茂、余政憲、馬永成、林德訓……這些人了。

 

黃芳彥黃芳彥.jpg年薪上千萬又沒家累,絕對不是「大醫院小醫生」,一個人吃飽了,全家都撐著。此外,以他跟扁家的交情之深,豈會不知吳淑珍涓滴不漏的「理財」風格?若說他是利令智昏,未免太過牽強。

 

那麼,扁家吃肉喝湯,黃芳彥等人畢恭畢敬地在桌邊立正站好等候差遣,所為何來?圖的無非是一個「權力的滋味」。

 

 

乾隆皇帝下江南,看見長江之上過盡千帆,突然出了一道算術題考隨行的金山寺和尚:「你們看這長江之中,總共有多少條船哪?」沒想到和尚的答案卻是哲學的:「貧僧看這長江之上,只有兩艘大船,一條為名,一條為利。」

 

 

 

這段公案還有partⅡ。話說清代名將左宗棠有回跟胡雪巖同行,胡雪巖聽了這段典故之後笑言:「我看這長江中,實在只有一條船在奔忙,它既載著名又載著利。」左宗棠不解,胡雪巖又說:「名利本來就是一體,名就是官名、權力;利就是誰也不願意捨棄的財富。」

 

 

 

換言之,扁家與協助他們洗錢者,其實是在同一艘船上,貨艙中堆滿讓人垂涎的權與利。扁珍是船長,如果他們願意跟其他船員、乘客利益均霑,自然皆大歡喜;偏偏吳淑珍是個錙銖必較的摳家,於是其他乘員只好退而求其次,享受權力的滋味了。

 

 

 

五二○之後,大船靠岸,船上一幫人等悉數登岸。當扁珍不再是船長,其他人在失去權力的滋味之後,眼見金銀財寶盡歸扁家所有,自然會陸續吐露祕辛。所以說,扁家弊案若要查個水落石出,關鍵絕對不會是從船長的「航海日誌」,而是由其他乘員的「乘船日記」抽絲剝繭。

 

 

 

正因為吳淑珍不讓替自己辦事者分一杯羹,所以扁家勢必在許多涉案者認罪協商、轉為污點證人之後,終至罪無可逭。案子拖久了,固然會夜長夢多,但套句《喬家大院》中的台辭——「越急的事越急不得」,儘管對扁家繩之以法已經成為台灣主流聲浪、社會最大共識,但誰都能急,就是特偵組急不得。兩度聲請羈押陳水扁不成,就是特偵組急就章失利的最佳例證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張宇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